全部
  • (549)

《爱》爱,如果没有苦难的参与,爱就会在,爱的塔楼里弱化了厚度爱,如果没有悲悯的支持,爱就会在,爱的画布上抽去了底色爱,如果没有良知的揉捻,爱就会在,爱的翅膀里酒醉如泥爱,如果没有人文的接生,爱就会在,爱的珠峰高度上矮了半截

  • 8
  • 0
  • 0
  • 0
2018.05.20 23:18

短诗五首

《短诗五首》(一)我在渡江被水围困脖子上绑着一大堆钱我从起点开始游最后又回到起点而且一大堆钱居然,没被打湿这,究竟怎么了(二)一个符号在雾霭里跳舞是雨的披肩是火的箭头我,还真看不清(三)我的双眼是一对意象而不是被雕塑的具体事物(四)不管是幻影还是反光都是储存在我,眼睛里的假设(五)我的语言不浑浊它的背景是海洋的波澜抑或,是一面上等的镜子它的承担是让,白昼步入黑洞

  • 67
  • 0
  • 2
  • 0
2018.05.15 23:31

让铃兰的白穿过血液

《让铃兰的白穿过血液》在一个洗净雨水的黄昏钟点的碎片落在我脚下这使我亢奋在单调的瓦砾里我清晰记得我掐过星辰我吻过霹雳我喝过月光以致,这些年来我在光的世界里来来往往心被光接住挂在一棵银杉树上远处响起口哨口哨,抖动阳光拉出云絮铺就的长廊长廊,送来故乡的影片华丽的旁白还有会合的地点苗条的枝叶按捺不住了连同褐色的球果它们伸出长臂拨开,语言中长出的石头让,铃兰的白从我心的血液中穿过

  • 50
  • 0
  • 2
  • 0
2018.05.13 23:16

我住在大脑的声音里

《我住在大脑的声音里》我从后脑出走走到一个像红海一样大小的下午我似乎走了半个多世纪沿着逗号、句号冒号、引号及,记忆的其它,诸多边际连绵的山峦刮起纯粹的音节雨在阳光的练功房里舞起太空步不过,虚无在深山绘画颜色卡在紫藤的裂缝里粗壮的狼毫画笔挂在时空的嘴上被一只壮硕的老鹰吃掉了后来,在某个晚上的正午我才发现我一直坐在泡沫的水池里影子崩溃了抽象,已下沉原来,我从没去过哪儿我一直居住在大脑的声音里像,麋鹿体...

  • 175
  • 0
  • 1
  • 0
2018.05.11 00:10

朦胧

《朦胧》(一)在时间的右边肌肉是语言语言,被温柔调侃,岁月便,走不出胡同(二)空气在空间问了我不少问题我说,从起始到结尾,我看不清任何东西(三)空间的核心已经没了空间空间自由空转结果,被抡向另一个宇宙的空间(四)当,明净爬上褐色的额头便是一个故事跳向另一个故事的序幕,它突显的主题形式,离不开,朦胧

  • 202
  • 0
  • 0
  • 0
2018.04.25 23:43

不是偶然

《不是偶然》(一)冬降落在冬的平台上太阳被挤压在雪堆里(二)时间打碎了空间被下移于是,千人骤然,合为一人(三)岁月在空气中盘旋绿皮火车的轮子却,始终没动(四)在思维耸立的额头里日光是水水是时间时间,将双眼洗涤(五)闪电,是星辰的裂缝大地的目光将它燃烧(六)飚出水面的光线追着风的海豚音一起来了,显然这不是一次偶然的聚会

  • 396
  • 0
  • 2
  • 0
2018.04.24 00:59

把我引向我自己

《把我引向我自己》(一)我拉上窗帘不是要回避日光而是为了释放盘旋在我额头的尘埃(二)一位处女,总把曾祖母说过的话挂在嘴边她对很多人说最好闭着眼看这世道(三)光的尾巴横渡黑洞的下身扎入海里而后,化作松明(四)不要太纠结今天否则,明天便没了意义(五)夕阳的肘弯里有空洞,白昼还是不愿离开因为,它偏爱自己的通透(六)气流成风行为是一座桥它们把我引向我自己

  • 231
  • 2
  • 4
  • 0
2018.04.19 00:09

遇见

《遇见》我知道,时间是一个箭头没有回去的路因为,时间浸泡在切削液里指针不会生锈,弯曲我知道,空间不会塌陷因为,空间的底盘是浮力它,飘逸的胸襟无时不刻在考量火星的方案我知道,本质不擅长背叛本质,有大山的执拗,它,不会嘶哑它,正在雕琢明净的波澜那么,本质势必有一天将拥抱一次性的时间爱恋一次性的空间因为,天堂鸟的礼花,必然无法规避自然的遇见

  • 265
  • 2
  • 5
  • 0
2018.04.15 23:22

苍龙起飞

《苍龙起飞》(一)在恍惚的海洋里海水爬上了岸它悄然流往庄重的植物园,那是黑风的愿望(二)面对虚幻的幽灵我想用四季的劳作撬开记忆叩响,心中的死结(三)在群蝶飞舞的世道中谁试图推开灵魂之手大凡在春神的祭坛上都会被激光的焦灼安抚过(四)繁星是一切的良种有绣花的眼神在预见黎明之前它们已纷纷扑向大地(五)谁是大地的主轴追随着怒放的棕竹多色的光和迟到的九月宛如一条苍龙在起飞

  • 55
  • 0
  • 0
  • 0
2018.04.10 23:33

左腿与右腿

《左腿与右腿》我生长在另一种呼吸中我的双腿被落实在东摇西晃铺满闲言碎语的桥上,桥上有诸多的空格,空格无色,又宽又深像,蠕动的井不过,待走到桥的尽头我才发现我的左腿被插在地窖里成了根木桩我的右腿则,翘在天穹的一颗行星上自在地,旋转

  • 248
  • 0
  • 1
  • 0
2018.04.08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