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536)

一道明晃晃的光

《一道明晃晃的光》(一)海在古老的雨里掀起灵光它用浑圆的低音浅浅吟唱这卡在山崖上凝固的寂然为何是如此的神秘与执拗(二)冬的电闪雷鸣弥撒在海边飘逸在山崖湍流在清明的光线里它们从容安详微笑着,在天穹下打坐,安然,午睡(三)深宵,正浓白昼却矗立在窗口快,让天堂鸟唤醒我别让幸运的造影被梦的床单淹没了(四)云躲在薄暮的背后薄暮偷窃了欢愉拒绝进仓库的雾气伸出栗子肉的胳膊在蓝色妖姬的花园里划出了一道明晃晃的光

  • 906
  • 1
  • 3
  • 0
2018.01.10 00:06

2 雪滴花的故事

《雪滴花的故事》沙哑,在弱化满世界的跑调光线看不到它连同它的孤影甘甜,大汗淋漓还飚飞在路上踢倒了几个栅栏缺席,成了唯一的理由此刻,唯有黄莺表现出一份纯粹的存在尽管,天空已不再歌唱不过,它们不分昼夜耸立在红杉的枝头认真吟诵着一行行雪滴花的故事

  • 1571
  • 0
  • 4
  • 0
2018.01.03 00:27

他躺在山顶上

《他躺在山顶上》他躺在山顶上天空落在草原上草原不安静了猛烈煽动翅膀像要背起天空起飞的样子刹那,被挤压成保鲜膜的空气喷射出浓郁的香水味有法国香奈儿的有意大利古驰的当然,也有些杂牌的恰似,细水东流抑或,腾云驾雾往东南方向飘去他仰望虚拟的天穹及无色的空洞没有惧怕感反倒露出一丝笑意理由很卑微因为,他还活着

  • 865
  • 0
  • 5
  • 0
2017.12.27 05:11

美丽的风信子

《美丽的风信子》(一)冬天的羽绒衫里云朵缺氧树叶在收缩露水生出了锈迹而夜,在匆匆滚动被,越拉越长了(二)茂盛的树叶浸绿了自己的影子与暮色纠缠在一起不知不觉遮蔽了一棵树的呼吸(三)美丽的风信子蓬勃向上在生长它的根是血管它的枝是大脑神经它五光十色的花冠则是,学富五车的思想

  • 790
  • 1
  • 6
  • 0
2017.12.22 00:03

2 舅舅的大海

《舅舅的大海》他,望着医院诊室上方写着癔病科三字的小招牌时忽然,激动的想开怀大笑又想放声痛哭,他记起他爷爷弟弟的女儿的女儿也得过癔病,当时,他姑妈痛心疾首的死去活来医生说,癔病是聪明过头所致而且,声明无药可救但,他这位堂姐长到十八岁不仅如花似玉身体无恙居然,还考上大学完成了研究生学业为此,他迷上了癔病因为他小时笨得出奇笨得无从解释在他小学三年至六年级时他各科的成绩从没得过一个四分换言之,他的成绩全...

  • 1033
  • 0
  • 5
  • 0
2017.12.13 00:11

两个人

《两个人》一个空心人遇见一个脑子里塞满易拉罐的人两人一见如故相对而坐,交谈甚欢偶尔,也打手语被雷霆打扁的声音尽管,挥霍不尽但,语言已凋谢无节奏可言没张力再延伸就像被风吹干的大片大片树叶在一堆堆破碎的彩色玻璃上划过有影无色,有气无力他们沉迷在瘫痪的灵魂边界里交换灵魂的经验这,有意思吗

  • 2868
  • 0
  • 4
  • 0
2017.11.22 00:02

遥远的往事

《遥远的往事》混迹于天涯的冬季,来了来的不太慷慨内心缺口的边际依然在外延以致,我想起了什么我想我不会忘记忘记,那几十年我被疾风骤雨匆匆赶进夜色的日子这也就是说我不想埋葬自己我渴望故地重游于是,我打开陈旧的笔记本电脑用颤抖的指尖牵出长眠在体内还不算混沌的记忆记亿,我曾被夜色的胳膊,拖着走的那些,遥远的往事

  • 113
  • 0
  • 4
  • 0
2017.11.10 09:15

2 十六岁那年

《十六岁那年》(一)十六岁那年他吞下了所有的青涩六十一岁那年他吐出了所有的羞愧(二)他谦卑的双脚落在筒子楼的地下室他通透的心则,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三)眼前是欢欣远处是幽晦一弯金色的半月横在擎天树的头顶,滞留(四)与其说曙色,是光的色系不如说曙色,是空气的范畴(五)美妙的永恒深藏于河床的底部大家对此毫不知情唯有他弯着腰伸长双手每天在那里无休止的摸索

  • 1644
  • 0
  • 5
  • 0
2017.11.03 08:56

别人说他是盲人

《别人说他是盲人》别人说他是盲人他十分不高兴他说在他眼里至少装有三颗别人没有的珍珠一颗是金色两颗是粉色视力在2.5以上谁说他看不清东西他就跟谁翻脸他说他看见眼前与他说话的不就是个女人四十多岁胸脯的地方比男人温暖的多他说他还看见天空的中心有个很大的洞穴洞穴的中心都是深蓝色深蓝色的中心都是白光白光的中心有几万只大青蟹挪开青蟹后是弯弯曲曲的肃静

  • 1150
  • 0
  • 4
  • 0
2017.10.26 08:36

如果世界是个公共电影院(修改版)

《如果世界是个公共电影院》(一)从葱郁的镜子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引发他恍惚的人显然,就是他自己(二)他的影子坠落一口水井影子潜入水底水噗噗直往上升(三)如果,他远离自己他会一脚踏上羊肠小道继而,消失在一堆堰塞湖里(四)尽管,词语无论在何处都会戏谑他但无论在何处他都会在那儿与自己的良知相遇(五)如果世界是个公共电影院那么,芸芸众生就是里面的主角

  • 40
  • 1
  • 1
  • 0
2017.09.28 14:05